欢迎光临
专注互联网新闻干货分享

印度出产顶级CEO,但华人更擅长“做老板”?

图片来源于电影《中国合伙人》

图片来源于电影《中国合伙人》

文|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作者|Anthony

众所周知,印度制造的经理人,过去十数年来,在国际大公司中将一系列顶级职位收入囊中。印裔CEO也由此闻名遐迩,并主导了硅谷的科技界。

那么,在海外常常被称为“东方犹太人”、以勤奋聪颖著称的华裔,他们的身影又在何处?

今年4月,视频会议软件开发商Zoom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日开盘价达到65美元,较36美元的发行价飙升80.5%。

而一名华裔创业者,也就此在镁光灯的照耀下浮出水面为人所熟知,他就是袁征(Eric Yuan),Zoom的创始人兼CEO,持有Zoom约22%的股份,是公司最大股东。此时,距其自立门户创办Zoom已有7年之久。

实际上,不仅仅是在美国,欧洲的华人创业者也早就开始活跃。根据当地媒体2015年6月的统计,在西班牙的华人共有193690人,其中有47707人为自主创业的老板,也就是几乎四分之一的华人都是“老板”。

在更早的2013年,有超过15万人在荷兰注册成立了新公司,比2012年增长了13%。其中,外籍创业者的数量持续增长,华人尤为明显,在荷兰创业的中国人数同比翻番。

如果把视野拉开,我们会发现,在欧美之外,尤其是那些正在迎来互联网“风口”的新兴市场,华人创业者正在崛起,并逐渐成长为一股中坚势力,乃至引领着变革潮流、时代风向。

移民的逆势上扬

去年以来,“寒冬论”就在中国创投界弥漫。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2018年全行业经营数据,131家券商收入同比下滑14%,净利润整体下滑41%。根据投中研究院的统计,2018年VC/PE募集完成的基金共858支,同比下降27.1%,募集总规模1116.35亿美元,同比下降60.16%。

但在太平洋的彼岸,今年2月,两家华裔创办的公司,却分别顺利募集了数亿美元:

由共享单车起家的出行平台 Lime ,完成D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3.36亿美元,最新估值为24亿美元,仅仅比美团最终收购摩拜的价格低3亿美金;

外卖服务公司DoorDash宣布,在F轮融资中筹集了4亿美元资金,此次融资由淡马锡和德龙投资集团(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牵头,本轮融资后,DoorDash的估值为71亿美元。

2017年1月,Lime创立于硅谷,其创始人是两位华人——孙维耀(Toby Sun)和鲍周佳。一开始,Lime专注于做共享单车,甚至其最初的名字也叫做LimeBike,后来逐渐将业务扩展至共享滑板车和共享汽车。

孙维耀是第一代中国移民,从美国伯克利大学获得MBA学位后,曾先后在德勤旗下咨询公司Monitor、风险投资基金复星昆仲资本任职,还担任过百事公司的产品与营销经理。而鲍周佳则曾是腾讯美办总经理、美办第一位员工,四年前在美国联合创建了昆仲资本。

2016年,共享出行领域的火热,吸引了时任昆仲资本投资总监孙维耀和昆仲资本管理合伙人鲍周佳的目光。他们花了六个月时间来调研共享出行行业,最终确定了短距离通行这个当时在全球都尚未成为红海的领域。

当时仍是投资人的孙维耀和鲍周佳,原本想要找到一个能利用中国的供应链,同时拥有政府关系和运营能力的跨境团队作为投资标的,但并未找到,最终他们干脆决定,赤膊上阵,亲自来做这个项目。
鲍周佳Brad(左)和孙维耀Toby(右)

鲍周佳Brad(左)和孙维耀Toby(右)

“后来我们就决定,与其说找一个团队不是那么确定地去投,不如更有把握地把它做成。”孙维耀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于是就有了Lime在2017年1月的诞生。

DoorDash,人送绰号“外卖界的Uber ”,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总部位于旧金山,是Y Combinator孵化项目之一,创始人为Tony Xu,也是一名华裔。

五岁时,Tony Xu和父母从中国移居到美国,他在2013年和另外三位斯坦福大学学生创立了DoorDash,目前该公司在全美一千多个城市提供配送服务。

本文开头提到的袁征(Eric Yuan),同样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移民。1997年,当时英语说得不好的袁征,靠着勤奋写代码进入视像会议技术公司WebEx,成为其创始工程师之一。从工程师到副总裁,袁征在 WebEx工作了14年。

2007年,思科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WebEx,随后袁征升职为思科工程副总裁。思科旗下的网络会议供应商WebEx从最初的10名工程师发展到800多名,并将0收入增长提高到8亿多美元。

2011年,袁征自立门户,40多名工程师跟随他离职,之后Zoom正式诞生。Zoom的视频会议服务易于使用,能很好地支持移动设备,对小团队来说也比较经济实惠,因此吸引了广泛而多元化的客户群体。如今其客户包括Conde Nast、Uber和Williams-Sonoma等。

招股书显示,在截至2019年1月31日的上个财年,Zoom营收3.30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51亿美元增长118%。

而且,与Pinterest、Lyft及准备上市的Uber不同,Zoom目前已实现盈利。去年其净利润为760万美元。

2018年,美国求职网站Glassdoor发布全美Top100 CEO榜单,袁征(Eric Yuan) 以99%的支持率力压扎克伯格和库克,成为最受欢迎CEO。

互联网时代的“南洋”创业

明清到民国时期,不少福建、广东等地的中国人选择到南洋讨生活,也由此形成了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人口迁徙——下南洋。

这些下南洋的先民及其后人,在自身努力奋斗的同时也抓住了时代机遇,最终聚集了大量的财富。很多华人对东南亚的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改变了所在国落后的状况,也彻底改变了自己与家族的命运。

如今,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大都处于上行的区间,平均的 GDP 增速在 5% 左右,可以称得上世界经济最有活力的区域。在当今复杂的国际形势下,东南亚的未来走向显示出希望与潜力。

这里的华人创业者,卡位站在新兴市场的互联网“风口”,逐渐崛起成长为一股中坚势力,引领着变革潮流、时代风向。

比如在2017年11月,创业20多年的知名游戏设备制造商雷蛇,终于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香港第一只“电竞概念股”。最大赢家,当属雷蛇联合创始人陈民亮,这位新加坡游戏新贵和他的家族持有雷蛇约42%的股权,按当时股价估值,超190亿港元。

陈民亮(Min-Liang Tan)1977年生于新加坡华裔家庭,自小家教甚严。从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系毕业后,陈民亮成为著名的知识产权律师。

陈民亮从小痴迷电子游戏,成为律师后仍时常通宵达旦研究游戏。在与朋友一起玩一个考验玩家操控的游戏时,陈民亮和朋友们一同设计并制造了一款电竞型鼠标样品。1998年,陈民亮干脆和几个工程师朋友筹钱,在美国加州成立雷蛇(Razer)公司。

如今,雷蛇已成为了全球顶级的游戏设备品牌,以其独具人体工程学和科技感的设计为人所熟知。而在职业电竞圈内,雷蛇更是大名鼎鼎,其颇具神秘色彩的蛇形logo更是被当作了一个图腾。陈民亮曾自豪地说:“全球只有两个品牌,用户会把logo纹在身上,一个是苹果,一个就是我们。”

就在雷蛇香港上市的同年,印尼在线旅游门户网站Traveloka完成4亿美元的融资目标,估值约20亿美元,正式跻身东南亚独角兽行列。

Traveloka的创始人是印尼华裔菲利·尤娜迪(Ferry Unardi),在美国哈佛商学院的第一学期时,Ferry Unardi和他的两名美国技术情报从业者搭档,在2012年创立了Traveloka。

Traveloka主要为旅客提供机票和酒店预订服务,服务于东南亚的六个主要市场——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Traveloka表示,目前已与全球50多家国内和国际航空公司合作,并与东南亚、香港、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7万多家酒店进行合作。据悉,其应用下载量已突破2000万。

印度尼西亚的另一家互联网独角兽Go-Jek,随后也在2018年2月成功完成了15亿美元的E轮私募股权融资,创下了东南亚发展中国家科技公司单轮融资记录。

Go-Jek是印尼第一家独角兽公司,创始人纳迪恩·马卡林(Nadiem Makarim)在2010年创立Go-Jek,当时该公司只有一个热线中心和20名摩托司机。

如今,Go-Jek已成为印度尼西亚较大的移动互联网生活服务和电子货币平台,拥有印度尼西亚第一大摩的共享出行平台、第一大食物预订配送平台、第一大即日快递服务平台和第一大电子货币包平台,类似于中国的“滴滴+美团+新达达+支付宝”。

该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前50大城市提供服务,共有注册用户2500万,月交易规模达5000万笔,年商品和服务交易总额超过21亿美元。借助电子货币包Go-Pay,Go-Jek不断拓展在线和线下支付应用场景,致力于打造成为印度尼西亚的“微信支付”及“支付宝”。

在东南亚,Go-Jek并非一支独大。其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来自新加坡的Grab,后者去年刚刚收购了Uber在东南亚的业务。

Grab的创始人为陈炳耀,其家族经营着陈昌摩多(Tan Chong Motors)。去年11月,Grab宣布获得由韩国现代汽车公司投资的2.5亿美元H轮投资, Grab还声称,其在东南亚八个市场的下载量达到1.25亿次,已经完成了超过25亿次出行。Grab也透露了要成为东南亚日用超级程序的目标。

新加坡还有另一家华人创办的互联网公司盛名在外,那就是于2017年10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东南亚电商公司Sea。

Sea是由天津出生的华人李小冬(Forrest Li)2009年在新加坡创立,其前身为CG-Game。Sea在东南亚位属BAT级别,李小冬曾介绍,创办Garena(Sea原名)之初是对标腾讯。

跟腾讯一样,社交和游戏是其核心业务,2010年,该公司推出首个产品Garena+,截至2017年6月,Garena的月用户为4010万人,1290万日用户平均每天在Garena上花费2.3个小时。而游戏也是Sea当时唯一的盈利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凯旋创投是Sea的投资人之一,而李小冬正是凯旋创投合伙人陶冶的斯坦福同学。

华人的创业DNA

在海外,华人常常被称为“东方的犹太人”或者“世界赚钱大王”,海外的华人创业者,更是依靠勤劳和智慧,利用各种机遇,披荆斩棘,开创了不凡的事业。

国务院侨办2011年的统计显示,全球约有4500万海外华侨华人。从上世纪80年代早中期,第一代中国内地留学生走出国门开始,经过了近三十年的时间,无论从人数上,还是从职业分布与职位层次上,华人都已经有了相当的积累与成就,其中不乏优秀的创业者。

有调研显示,全球知名机构的印度CEO们,无论男女,都认为在印度成长的经历,在根本上给他们带来了积极的影响。那么相对应的,华人身份和经历,在创业中有何特异之处吗?

1、善于抓住商机

在开办企业时,这些新一代创业者往往已经发明高质量的产品或新式服务,或者对自己将提供的传统产品与服务有确切的知识,并且有对市场的相关知识作为基础。

像袁征离开WebEX创业,就是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全新的问题,却没有一种方案完全获得客户的认可,客户希望得到一种统一的解决方案。

袁征总结说:“如果你看到一个市场很拥挤,但却并不理解客户的感受,就会认为没有机会,但实际上却错过了大机会。”

一则轶事也可以展现华人这种对商机的敏锐。DoorDas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ony Xu九岁时为了买到一款任天堂,开始了第一笔生意——他挨家挨户询问是否可以用十美元为别人修剪草坪,并在大约一年后可以针对不同的草坪形状收取不同的金额。

2、中国互联网的本地化思维

以Lime为例,其创立之初,推出的是共享单车。当团队决定从共享单车跨界电动产品时,在董事会上遭到了拒绝和反对。在反对者们看来,一方面,Lime自身的自行车市场很不错,另一方面,国内ofo和摩拜正如日中天,Lime没理由换方向。

但团队顶住压力,转口称测试。“最后发现这是一个更大的市场,更不一样的世界。”2018年1月,Lime推出共享电单车,2月推出如今的主要产品共享电动滑板车。现在,90%以上是电动产品,且以滑板为主。

Toby认为,这个产品带有明显的文化色彩,比如美国人从小就有踩滑板上学的习惯,所以他们对共享滑板车的接受度高。欧洲市场也有相似的特点,Lime也将进军更多欧洲国家。

此外,Lime在美国以及进入的任何市场时都会建立一支本地团队,“我们相信当地团队,给他们很多核心知识和工具实现自治。” Toby称,当Lime考虑国际扩张时,有两件事情很重要:一个是市场本身,另一个就是团队。

3、低调务实

DoorDas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Tony Xu给创业者提出的建议,首要重点就是:“先创立小公司,特别是在成立初期,公司要像一个项目,而不是宏伟蓝图。”

乃至细化到日常沟通工作,他也认为,“不仅要为大型、高强度交流做准备,也要为小型日常沟通做准备,因为大部分工作都是通过小型沟通完成的。”

而Lime的Toby对创业者给出的第一条建议是:耐心等待,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不要急于开展任何业务。

在以99%的支持率被Glassdoor评为最受欢迎CEO时,袁征的第一反应,是表示“这不是我个人的奖励,而是团队的成就”。

4、良好教育打造的高素质和人脉

如今的华人创业者,基本上都受过最好的教育,大都毕业于斯坦福、伯克利等全球顶级名校,其创业的领域与方式,和早年的海外华商已有了质上的飞跃与区别,他们显然更具有知识性,更有前瞻性。

与此同时,名校的教育经历,也为他们打造了良好的人脉网络。举例而言,凯旋创投是Sea的投资人之一,凯旋创投合伙人陶冶,则是Sea创始人李小冬的斯坦福同学。
左为凯旋创投合伙人陶冶,右为Sea创始人李小冬

左为凯旋创投合伙人陶冶,右为Sea创始人李小冬

据陶冶称,在Sea逐渐向平台级游戏运营公司转型后,凯旋创投出手投资了5000万美金。投资后公司在东南亚游戏运营上确立了垄断地位,并稳健进入了电商和支付业务。

5、超级应用的“中国梦”

李小冬曾介绍,创办Garena(Sea原名)之初,是对标腾讯。跟腾讯一样,社交和游戏是其核心业务。其2010年推出的首个产品Garena+,就是一个集见面、聊天和玩游戏于一体的应用。

Sea的服务内容还包括一款简信应用,并借助AirPay服务进入支付领域。

不过,Sea登陆纽交所更被看重的却是电商公司的身份。近年来,Sea凭借投资Shopee服务进军电子商务领域。这也成为Sea的优势,因为在东南亚除它之外,几乎没有公司同时提供购物-支付-娱乐服务。

Go-Jek同样如此。如今,Go-Jek的产品范围包括电子钱包Go-Pay,食品和药品快递服务,应用程序日常用品购物,按需快递服务,按摩及清洁预订服务。这甚至还不是Go-Jek完整的服务领域。

凭借其多元化的服务和产品,Go-Jek似乎以成为超级应用程序为目标。马卡林和他的对手同时也是前同学——Grab的陈炳耀一样,把目光投放在东南亚市场。

Grab如今也在扩充多元化的服务,包括出租车、公共自行车、食品配送和包裹快递。Grab也透露了成为东南亚日用超级程序的目标,并将成为一个开放平台。这其中包括扩展其支付领域GrabPay,使其成为东南亚的电子钱包。

6、跨文化碰撞

作为来自中国的移民,袁征在上世纪90年代申请美国签证时,曾被拒签8次,最终在第9次才成功。当时他“甚至不会说英语”,“出生在山东,就算是说普通话……也有很重的口音”。但最终,在碰撞之后,他克服了文化和语言障碍。

他认为,语言不是主要原因,“主要还是文化问题”。“比如,很多中国工程师在做项目时不愿跟人分享,这里却很透明,就算项目没有完成也应该开诚布公地沟通,想出一条解决道路。”

他认为,中国和印度工程师的共同点是都很努力,也都很聪明。但最大的不同在于,印度人在沟通时很透明。

因此,尽管印度人口音也很重,但他们却能做到CEO等高层位置。

 

转载请注明出处:印度出产顶级CEO,但华人更擅长“做老板”?

本资讯由知识牛为您展示提供,阅读费神,为您献上几则短文望见笑。

  • 话一
  • 话二
  • 话三
  • 话四
  • 有个学生名字叫“马騳骉”,开学点名了老师不知怎么念,每当上课点名的时候总爱说马叉叉到了没。语文课上,语文老师有点文学素养,点名道:万马奔腾到了没?接下来是体育课,体育老师直接改用“一群马到了没”。历史老师对这个名字很不感冒,于是点名道:马家的五马分尸来了没有.

  • 富豪:亲爱的,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给你,为什么你还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少女:我在等你把那一件东西交给我。   富豪:你要什么?你说啊!   少女:你的人寿保险单。

  • 我问女朋友你的初吻给了谁?必须说实话 她说: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个男孩 长的特别帅 还很爱干净!我们班的女生都喜欢他,那时候他说亲他一下两块钱 我们班好多女生都亲了,我也没忍住 花了两块钱~

  • 听说在捧腹发帖只要加上第一次就可以过百 是真的吗? 刚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比较乱,所以宿舍几个朋友就一块去集市买刀,放在宿舍里也好防身,买完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一银行正赶上人家下班。正往运钞车上拎一箱箱的钱,我们琢磨着别让人家押运员误会,就让一哥们把刀藏衣服里了,结果走到那个拿枪的押运员旁边时,那小子一紧张刀咣当一声就掉地上了,至今忘不了押运员看我们的眼神,也是迄今为止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然后我们刀也没敢捡就默默的走了。。。。。。 复制去Google翻译翻译结果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再参与评论
马上登录

互联网新闻分享,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