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专注互联网新闻干货分享

巴黎圣母院正在燃烧,如果人类瑰宝都能被游戏保存该有多好?

牛媒体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硅星人(ID: guixingren123),作者:光谱,牛媒体经授权发布。

你可能已经知道了,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正在燃烧。这座于公元四世纪启动,落成于七世纪,具有850年历史的欧洲哥特式建筑,起火的原因目前尚未明确。

各大西方媒体援引法国官方人士指出,大教堂的厄运可能与此前正在进行的修缮工作有关。

由于火势太过旺盛,建筑结构复杂,扑救难度极高,救火工作一度遭遇巨大难题。主要为木质结构的圣母院尖顶 (Spire) 已经烧毁、倒塌,火势也已经肆虐了大教堂内部,据 BBC 报道,著名的玫瑰花窗幸免于难。

这座年久失修的建筑,艺术和人性的瑰宝,正在面临能否继续存在的危机。

相关报道在 BBC、法新社等权威媒体上都可以看到,硅星人就不赘述,不过还是想要对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巴黎和法国以及全世界爱好历史、建筑和艺术人们的巨大损失,深表惋惜。

听闻这起惨剧之后,第一个涌上心头的感触是莫大的遗憾:我还没有去过巴黎圣母院,连"Bonjour"都没有机会说,更别提再见,就已成永别。

因为这座伟大的哥特式建筑,对我来说无比遥远,却又格外的熟悉。

和许多人一样,我和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初见是通过维克多·雨果笔下的卡西莫多。但后来,我发现自己无数次徜徉于这座美轮美奂的建筑物内部,以及它复杂度和美观度都举世闻名的屋顶——并不是在梦里,而是在游戏当中。

当《刺客信条:大革命》(Assassin's Creed Unity) 于2014年发布时,作为半吊子历史爱好者的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感。作为《刺客信条》(AC) 系列的作品之一,《大革命》第一次用丰富的视觉和高可互动性,为我呈现出了处在旧日辉煌末尾的欧洲大陆,和西方文明史上最为重要的一起转折性事件。

它让我可以走遍巴黎的大街小巷,尽管这些街道和建筑物并非百分之百准确。可能很多朋友都听说过下面这个梗:

如果未来的某天,我有机会去到巴黎,可能只会比这个男生更加夸张。

《大革命》在关卡设计 (level design) 上比系列前作明显更加用心了,而一个能够体现这点的例子,就是这部游戏当中的巴黎圣母院。对于一部开放世界 3D 动作游戏,它的建筑设计出人意料地对现实/史实当中的建筑物做到了“高保真”。

如果你为了躲避卫兵隐秘入侵而“跑酷”爬遍了整座建筑物,也曾去现实中的巴黎圣母院上面看过,会发现游戏版本和现实版本基本无差:

这主要是游戏开发商育碧的高级关卡设计师 Caroline Miousse 的功劳。为了完整地在游戏中的开放世界重现大革命时代的巴黎圣母院,她无数次造访这座建筑物,学习它的构造,并和历史学家一起,花了超过两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对巴黎圣母院的数字复原工作。

当然,前面为什么说“高保真”,而非原样复现,是因为《大革命》游戏版本的巴黎圣母院仍然和现实/史实版本存在差异。比如,出于版权保护的原因,游戏版本无法准确还原建筑物内外部的一些特定的材质、雕塑、彩色玻璃图案,以及艺术作品。

再比如,育碧设计师为游戏中巴黎圣母院的尖塔部分,特意选择按照当代版本复现,而不是十八世纪大革命时代史实当中尖塔的样子。对此,Miousse 指出是因为当代版本看起来更加性感。

即便如此,育碧在《大革命》游戏当中复原的巴黎圣母院,仍然是我心目中,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工作者,对于这座人类瑰宝建筑物最优秀的数字复原作品之一。除了它,还有40余座大巴黎区域知名建筑物在游戏中得到了还原。

很难想象,第一个尝试做这件事的居然是来自一家游戏公司的关卡设计师。在巴黎圣母院的官网,以及整个互联网上,至今你都很难找到一个官方版本的数字3D重建档案库。在 Google Maps/Earth 上倒是有3D化的地图,但是分辨率很低。

你可以认为《大革命》是《AC》系列数一数二差的作品,我不会反驳你。但至少看着今天巴黎天际线上的火光与黑烟,还没有去过巴黎圣母院的你,应该知道有一个地方还可以让你重温它。

因为把几乎所有大作都“沙盘化”,也即变成开放世界游戏,育碧这几年在游戏行业的确背了不少骂名。不过在用游戏复现真实世界这件事上,它倒是真的很努力。

《AC》系列的最新一作《奥德赛》,剧情的背景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它的缺点是为了嵌套刺客兄弟会对抗圣殿骑士团/邪教的剧情,导致史实被改编得体无完肤;优点则是复现了一个相对接近史实的古典希腊世界,包括雅典、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及岛屿星罗棋布的爱琴海。

你能在这部游戏中重新认识热爱艺术并勇于进行制度创新的雅典公民、努力管理着黑劳士奴隶还要对外发兵的斯巴达国王,以及黄雀在后的马其顿王国。你可以拾级而上站在卫城环视整个雅典,也可以步入森林揭穿德尔斐先知的谎言。

《奥德赛》的同系列前作《起源》,讲述的是在历史上更晚一点的,托勒密王朝末期的古埃及。玩家扮演一位“守护者”(即地方治安官),跟随着自己的命运游历整个埃及,并将得到机会进入千年之前就已被焚毁的知识殿堂亚历山大图书馆,攀登古代世界七大奇迹的其中两座:现今仍存的胡夫金字塔,以及早已不再的亚历山大灯塔。

为什么说育碧对还原历史是认真的:它甚至在《起源》当中专门推出了一个导览模式,加入了大量史实的教育性质的内容,让玩家摆脱勾心斗角的政治和无谓的战斗,轻松地在亚历山大城等知名景点里游览,感受历史的壮观。

育碧想要通过游戏保存下来的,并不仅仅是至今早已不存在的古代世界奇迹。另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前不久刚刚发布的《全境封锁2》(Division 2) 当中,末日后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包括美国国会大厦、司法部大楼、白宫、水门大厦、林肯纪念堂、史密森尼学会旗下的各大博物馆和艺术馆,从外到内都被 1:1 准确还原。

在消灭关卡内的敌人后,玩家扮演的特工可以重新“参观”这些博物馆,也可以在华府到处搜集在末日事件中散落各处的知名艺术作品,如梵高的自画像之一;以及,得到准确还原的还有华府的大街小巷,甚至绝大部分办公楼和平民住房:

左真右假 Image Credit:Windows Central

另一个例子是《看门狗》(Watchdog) 系列,特别是它的第二作,就把硅谷朋友不能更熟悉的旧金山湾区作为蓝本,稍作微缩化变成了游戏的舞台。玩家操纵一名野心勃勃的黑客,用顶尖科技来对抗旧金山的黑恶实力,打击图谋不轨的硅谷公司。

在比较低级的层面上来讲,育碧在《看门狗2》里相对准确地还原了湾区的一些著名公司和景点。

比如,玩家在其中一关中需要入一家科技公司位于市区的办公室,获取加密数据,而这一关的所在地在现实中对应的就是 Google 位于旧金山码头附近的办公区;当然,Google 这家公司,包括它的山景城总部园区,也在游戏中有一个写实和调侃融合的体现,名字变成了 Nudle,园区里也能看见模仿 Waymo 的自动驾驶车。

山景城机场里的飞艇机库被“改造”成了伽利雷公司(恶搞 SpaceX):

看完这些,你可能也会和我一样感觉:在还原真实世界这件事上,育碧未免有点认真了。

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在今天,在为因大火而遭到严重破坏的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扼腕的同时,我的遗憾能够得到稍微的缓解。因为一群努力的游戏关卡设计师,用着相对有限的资金、时间和人力,正在做一件甚至连全世界许多博物馆馆长都未曾做到的事。

除了育碧游戏,还有许多游戏在这方面颇具想法。比如《侠盗猎车手5》中对洛杉矶的重建与改编、《The Last of Us》里的匹兹堡、《辐射4》里的波士顿、《Forza Horizon 4》 当中的英国(特别是爱丁堡)等等。

不管这些游戏背后的公司这样做,是出于对历史的尊重,还是仅仅为了讨好胃口越来越高的玩家,它们的努力都值得在今天被重提和关注。

在火焰肆虐巴黎圣母院的同时,我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了无数人分享了同一个想法:是时候加快历史遗迹数字化重建的工作进程了。

而让游戏来作为这一工作的载体,未免是一件坏事。毕竟,游戏可能是在图书、音乐、电影之外最受欢迎的艺术表现形式。

至少对于作为玩家的我,明年愿意为重制版《刺客信条:大革命》买单——如果有的话。

让游戏复现历史遗迹,用技术保存人类之光。

转载请注明出处:巴黎圣母院正在燃烧,如果人类瑰宝都能被游戏保存该有多好?

本资讯由知识牛为您展示提供,阅读费神,为您献上几则短文望见笑。

  • 话一
  • 话二
  • 话三
  • 话四
  • 一位父亲很想知道他儿子将选择什么样的职业。 “我想整天坐着汽车兜风,而且口袋里装满了钱。” “那你可以做公共汽车售票员。”

  • 朋友a给朋友b介绍了一个自己公司的女同事做女朋友,朋友b很高兴,相处也不错。住在一起三天,这女的带着朋友b放在家里的一万现金,和两个ipad跑了,还借了朋友a两万块钱。今天上午这俩悲催的家伙报警去了,点背的人生啊

  • 一个人爱讲梦话,好像是和女人有关,他妻子总是听不清楚一天,他妻子来找大夫。大夫说:“我可以给您开一方药,使他不再说梦话。”妻子反对:“不,大夫,您最好能给我开一种药,让他说得更清楚些。”

  • 天气突变,阴雨绵绵一个多星期了,今天终于感冒了,发烧39度多,老公下班,急切切的摸摸我的头说:好烫呀,果然发烧了。 我含情脉脉等他说些体贴的话,他却脱了外套,躺进被窝抱着我说:赶快叫我暖暖,外面冷死了。 尼玛,老娘烫死你。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再参与评论
马上登录

互联网新闻分享,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