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专注互联网新闻干货分享

末代女竞

图片来源于《守望先锋》官网

图片来源于《守望先锋》官网

文|心竞界

直播镜头里的徐智秀,手一从鼠标和键盘上挪开,立刻恢复了淑女式的姿态,与几分钟前表情肃穆的她判若两人。

7胜3负。

这是在一个没有任何媒体关注的电竞比赛上,韩国前《星际争霸》女子职业选手徐智秀拿下的战绩。而她的对手,则是清一色的中国《星际争霸》男子选手。

以诞生于20年前的初代《星际争霸》为载体的电竞赛事,在国内几乎绝迹。唯有少数骨灰级爱好者或前职业选手定期混迹于线上,自发举办一些小圈子性质的对抗,通过直播平台对外展示。

年逾30、已为人母的徐智秀,被邀请参加的就是如此性质一场"表演赛"。

已从职业赛场上隐退多年的徐智秀,曾因姣好的外型和不输于男性选手的强横实力,在圈内享有盛誉。巅峰时,女子赛事对她已毫无挑战性,甚至能够挫败一些声名在外的顶级男性选手。

例如曾经的"中国虫王"、时任WCG中国赛区《星际争霸》总冠军的孙一峰(F91),就在2010年的中韩大师赛中输给了代表韩方出战的徐智秀。这成为了他电竞生涯中永恒的"梗",而徐智秀也在国内赢得了"女帝"的绰号。

直到今天,孙一峰在微博上的昵称都是"TossBoy",与当年击败他的徐智秀ID——TossGirl,遥相呼应,致敬过往。

《星际争霸》的版权方暴雪公司,甚至在后来研发的另一款电竞游戏——《守望先锋》中,以徐智秀为原型制作了一个英雄人物,D.Va,以示敬意。

虽然早已脱离了系统性训练多年,但赛事组织者三炮面对"女帝",也不敢掉以轻心,网罗了一批国内顶尖高手,以"车轮"模式应战。

即便投入了足够的尊重,但一众男性中国《星际争霸》高手却还是在徐秀智面前相形见绌,纷纷败下阵来——即便最终赢得了3场胜利,也被认为是赚了女帝轮番鏖战后、精力不支的便宜。

也许因为《星际争霸》在国内实在过于小众,即便徐智秀将中国男团击溃,直播频道也没有出现过多偏激或不得体的弹幕,更多是在讨论女帝的强横实力,以及ColaGirl、Miss、小苍等名字。

这些都是曾与徐智秀活跃于同一时代的国内女子电竞高手。即便在不缺明星的中国电竞历史上,她们也不容忽视,作为电竞"草莽时代"的初代女王们,她们的知名度甚至不亚于Sky、xiaoT等早期的国内天王级选手。

时过境迁,Sky们后继有人,从若风、微笑再到UZI、GodV们,成为了中国电竞新一代的标志,但说到女子电竞选手,冒出来的却依然是Miss们——她们的职业电竞生涯高峰期,距今普遍已有十年之久,如今早已离开赛场,从事主播、解说等周边的台前幕后工作。有人甚至已经完全离开电竞,销声匿迹。

韩国"女帝"徐智秀驾临后,三炮的《星际争霸》直播频道内,大家都在讨论:

中国电竞的新一代"女帝"们在哪里?

母亲

已进入7月酷暑,刘煜(化名)在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来到学校大门口,看着儿子在蜂涌而出的人群中环顾四周,最后捕捉到妈妈的身影,背着书包径直走来。

几年前,与先生离婚后,他们之间达成协议:每当进入寒暑假时节,归属前夫抚养的儿子,就会回到刘煜身边。

她很珍惜这段时间,孩子通常也会兴致勃勃,因为妈妈会为他安排一个诚意满满的假期。其中,、他非常感兴趣的一项,就是看妈妈玩一个"画面非常好看的打枪游戏"。

在那个世界里,刘煜表现得就像《复仇者联盟》里的超级英雄一样,将图谋不轨的"坏人们"一一挫败。儿子的情绪也随着紧张刺激的游戏进程,变得兴奋起来,坐在边上手舞足蹈,为妈妈的每一次精彩操作欢呼叫好。

他沉醉于妈妈在这款游戏中强悍、无所不能的表现,像偶像一般崇拜着刘煜。

但他不知道的是,刘煜真的曾经在这款名叫CSGO(《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的游戏中,站在冠军之巅。

一年前的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上,刘煜和几位临时组成的搭档一起,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夺得了洲际总决赛的CSGO女子组总冠军。

即便放眼整个中国CS电竞历史,这个战绩也足够不同寻常,更别提刘煜们面对的,是年龄相比她们小了将近一轮的海外兵团——因为追求极致的快速应变和操作能力,电竞赛事也被普遍认为是年轻人的天下。

刘煜所在的这支队伍中,一多半的人员并非职业选手或主播,在白天时她们可能是老师、会计、公务员,回到家以后才能争分夺秒地进行训练,而即便是这种毫无规律的训练,他们也是从赛前一个月才开始的。"时间太少了,凑一块儿太不容易了。"

以这种人员背景和训练条件拿到冠军的冲击力,无论对于对手还是她们自己,都可谓震撼。比赛结束的一瞬间,刘煜和队友们就从座位上腾身而起,在一片忘我的尖叫声中,拥抱在一起……"很激动的,有种很梦幻的感觉。"

赛后,许多媒体报道了她们战队的故事。但令人唏嘘的是,因为队中人员各有打算,这支半职业都算不上的冠军战队不久后便宣告解体。有人继续留在圈内摸爬滚打,有人选择回归日常生活。

刘煜的选择更偏向于后者,继续与CSGO这款游戏为伴,但是以"陪练"这个新身份。介绍她从事这个工作的就是老队友,理由是"她更有耐心,为人处事比较平和"。"可能大多数打电竞的姑娘,脾气都比较急吧。"

这份新工作的一大优点是集中于线上,待在家里即可,不需要东奔西跑。"冠军光环"为刘煜的新事业带来可观加成,许多客户慕名而来,而强横的操作实力也让她在面对各种清奇的需求时,显得游刃有余。

例如,有客户指明刘煜和他一起玩CSGO,要求不但得赢,分数还得尽量让给他拿。刘煜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的角色就是"移动靶子",闪转腾挪,吸引火力,好让客人享受在旁"打冷枪"、收割的舒适感。

她并不反感这样的工作方式。"能继续玩喜欢的CSGO,时间很自由,收入也还满意。"

这并非刘煜第一次离开赛场。

事实上,她算得上CS这款游戏的骨灰级玩家,并且在天赋实力方面不逊于任何男性高手,早在学生年代就曾组队参加过各种大大小小的赛事,从地区网吧赛到当时颇具影响力的ESWC世界大赛,都有过她的足迹。

刘煜当然也考虑过成为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但在那个"电竞草莽"年代,她认为当时的电竞环境过于恶劣,尤其对于女性来说。慎重考虑后,还是选择了退出。

将近7、8年的时间内,刘煜没有碰过CS,这段经历在她身上似乎没有任何痕迹。像大多数中国女性的轨迹一般,她按部就班地工作和生活,成为了一名外资连锁餐饮品牌的店长,一名妻子,一名母亲。

直到家庭离异的剧变,打破了这种平衡。而此时CSGO这款CS的正统续作,也在国内开始逐渐流行,刘煜这才像退隐多年后、重归江湖的隐士一般,再次拿起了鼠标。

参加业内罕见、设有女子项目的WESG,是她时隔十几年后,再次回归赛场,这种感觉让她怀念。有人问她,是不是后悔没早点回来?刘煜认真想了下,回答说,并没有。

"该上班就上班,该结婚就结婚,该干嘛就干嘛。"

卧薪尝胆

如果说刘煜当初的选择,是中国女性更普遍性的选择;那么沫子走的路径,则更具"我命由我不由天"的铁血意味。

"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不是个男生。"沫子的电竞生涯中,这句话好像总是会出现在她脑子里。

刘煜在生涯末期才体会到的冠军滋味,她在十年前刚出道时,就已经攥在手中了:十年前,沫子以组织者的身份,创建了一支CF(《穿越火线》)男子战队,并且拿到了当时影响力不俗的"百城联赛冠军"。

当时,作为核心选手的沫子是队内唯一的女性;而他们一路所遭遇的,都是国内CF届的顶级队伍——目所能及之处,除她之外,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一名女子选手。这点一度让她感到非常自豪。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即使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绝对信心,即使她带队击落过不少顶级强队,当电竞在中国开启职业化运营的初期,沫子却发现自己还是无人问津。"职业化以后,顶级战队都是男队员,即使我很强,他们也不会考虑我这么一个女孩子。"

这让一向自认意志强硬的沫子,也一度有些心灰意冷。CF职业梦想破碎后,她回到老家,选择成为一名英语老师,过上了朝九晚五的普通生活。

但这种生活对于沫子的牵引力,显然要弱得多。她很快就察觉到了内心勃勃燃烧的热情,并在《英雄联盟》这个新型电竞项目崛起时,彻底被激发。

她又回到了上海,加入了当时国内某顶尖电竞俱乐部刚成立的《英雄联盟》女队。"想都没想就去了,能打比赛就好。"

但沫子很快发现,这个在她看来已经"理所当然"的要求,还是有些遥不可及。

当时与她为伴的队友,同样是经过全国选拔后的顶尖女子高手,训练赛中所有展现出的实力也算是让沫子心生喜悦。不过这种喜悦接着就又成为了新焦虑的起点。

"因为没有比赛。"这支被她寄予厚望的女队,虽然天赋秉异,但自成立以来,仅有过的几次"打比赛"经历,也多是商业性质的表演,与沫子期待的"热血电竞",相去甚远。"我是来打比赛的,不是来走秀的。"

不久后,失去归属感的沫子,再次踏上旅程。因为失望,也因为不甘心,她在随后选择了成为一名教练,从源头开始,亲自把控训练和比赛的节奏。

刘煜提到过,她参加比赛最想感受的,就是所有人都能为同一个目标努力的"捆绑感"。"觉着很有依靠感,也很有被依靠感。"

这也是她当年第一次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当这种依靠感被各种琐碎切割时,那么留下的理由自然也就随之消失殆尽了。

沫子教练生涯的终结,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种琐碎,而非战之罪。

她所在队伍终于赶上了一次大赛,且她们在其中的战绩极为优异,甚至出现在同一届比赛中,一队和二队同时打入前三名的局面,一时风头无两。

"但女子电竞队伍,日常管理的问题太多了。"沫子回溯当时的队伍管理,仍然会觉得一筹莫展。性情简单直白的她,在这里发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一次生理期,一个心情不好,或者某一件很小的事情,可能整个队伍就好几天没办法正常训练了。"

这些问题就像渗入脊髓的虱子一般,让性情直白的她有些疲惫不堪。而层出不穷的矛盾,也让整个队伍在精神层面,逐渐走向分崩离析。

另一方面,虽然沫子率队拿到了冠军,但随着电竞行业影响力的极速攀升,"冠军"与"冠军"之间的落差再一次让她有些心灰意冷。"《英雄联盟》男队的冠军,众星捧月,可以被人说上一辈子。我们拿再多冠军,好像也没人关注,也不会改变什么。"

到后来,连基本的比赛也不见踪迹了。情况好像再次回到了原点,无赛可打,无人问津。

男子与女子电竞职业化进程的巨大差异,则让沫子的"卧薪尝胆"显得更为苍白——近年来,中国电竞产业的影响力日进千里,但沫子渴望的女子电竞状况,却连原地踏步都谈不上。

但她仍然不死心,再次选择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暴雪的《守望先锋》是沫子职业生涯的尾声,她再次以不俗的实力得到一支男子职业战队的邀请,而答应出战的理由,与她当年站在这条路的起点时如出一辙:想打比赛。

以电竞选手来说,沫子此时已不再年轻,也是她为站上赛场的最后一搏。

有一次,战队准备安排她在一场《守望先锋》联赛中上场,结果阴差阳错的报名失误,却让这个最后的机会,也稍纵即逝了。

她叹气,"我要是个男的就好了。"

顺其自然

拿下CF百城联赛冠军后,沫子在整整十年内都没有打什么像样的比赛,即便她一直在电竞圈中奋战。

告别《守望先锋》后,她终于变得有些"知天命"了。"女生想好好打电竞,遥遥无期,还是先生存下来吧。"

异军突起的《绝地求生》成为了沫子的下一站。与此前不同的是,她不再是选手,也不是教练,而是以主播艺人(企鹅电竞:58006)的身份,开始了全新生涯。

同样身在《绝地求生》的圈子内,谢言看上去比沫子要幸运些,因为她最近参加了一次比赛,还称得上是个"国际大赛"——ZOWIE GEAR DIVINA。

这场久别重逢的电竞比赛,来源于朋友的一次偶然邀约——原先要参加的一名队友,因为突发状况无法参与,朋友情急之下打开手机通讯录,然后就在有可能成为"救火队员"的候选项中,锁定了谢言的名字。

如今,谢言的本职工作是一名电竞解说,频繁出现在CSGO、《绝地求生》等各种射击类电竞项目的赛场上。

身为一名女解说,靓丽的形象当然是标签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她对于电竞技战术的理解和形势判断,极为专业和有预见性,这也让她在粉丝群体中赢得了"言哥"的硬核绰号。

与刘煜一样,这是谢言时隔十年之后,再次有机会以选手的身份站在赛场上,而她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刻的仪式感。"我还算了下,差两个月就整整十年了。"

谢言的电竞职业生涯同样是从CF开始的。当时她所在的纵横女子战队,在圈内也算享有盛名,而谢言作为队中雷打不动的主力狙击手,技术娴熟、精准、迅猛,在比赛中由她镇守的可视范围都会成为"禁区"。

她也因此被许多CF少女甚至少男视为偶像,以至于个人QQ号泄露后,一度被数千条信息"狂轰滥炸",绝大多数都是想拜她为师,学习技术。

和沫子一样,谢言在圈内出道即进入高峰,以核心选手的身份拿下了作为2009年的WCG中国区CF女子组冠军;而同样令人唏嘘的是,她们也在各自的黄金年龄阶段,淡出赛场。

就经历而言,谢言或许介于刘煜和沫子之间——她不像刘煜那般,选择回归传统中国女性的日常,岁月静好;但也不像沫子一样,倾其所有,非要在男权当道的电竞圈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她沉迷于在赛场上掌控全局的快感,但她同时也接受自身性别所带来的局限性。"我毕竟是个女生,该放弃的就要放弃,算是种自知之明吧。"曾经也有不拘一格的男子职业战队,邀请她作为选手加入,不过稍作考虑后她还是拒绝了。

谢言是个随性的人,崇尚顺其自然的价值观。"喜欢或者讨厌,理性还是感性,该进还是该退,我觉得自己拎得清这些。"

当年夺冠后,她的声望在赛场上也算是如日中天,但却离开得很坚决。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给过父母承诺,打完比赛,拿到冠军后就回去好好念书;另一个原因则可能更为根本:谢言在夺冠后,曾经问过一个赛事主办方的朋友,以后还会不会有女子比赛?他回答说肯定没有了,因为没什么人看。

"好吧,我懂了。"

但谢言认为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她的职业梦想,结束在冠军之后。"就像写了一个剧本,设定好了各种剧情,在最高峰结束。结果我们真的就夺冠了,很圆满。"

当然,谢言并没有完全离开电竞,只不过不再是以选手的身份。不久后,她就开始参与到各种台前幕后的工作,继续关注着赛场。如今,身为电竞解说、阅"赛"无数的谢言,也对当时朋友的评价并无异议。"女子电竞比赛的技术含量、激烈和精彩程度,确实比男子赛事差很多。"

身为利益相关方,也因为一部分的工作原因,谢言会关注一些业内较为稀缺的女子赛事,但也承认从观赏性的角度,她个人对这些比赛并无太多兴趣。"如今许多比赛场上的女选手,面相身材很精致,更像是在做娱乐女团。这不是电竞,但这是市场的选择,只能说很无奈。"

怒其不争,但又选择接受,这是前女子电竞冠军选手谢言,对于女子电竞现状的"顺其自然"。"十年前我离开时的状况,现在看起来也没有变化。"

选择

当年谢言所在的纵横女队,因为夺得了WCG冠军,成为许多CF爱好者、尤其是女性玩家心目中的一代经典。

恩琪就是其中的一位,即使时隔十年,纵横女队以及时任主力狙击手的"夏沫"(谢言在纵横女队时使用的ID),在她心目中仍有特别的地位。

不同于刘煜、沫子和谢言等人,曾经在职业电竞舞台上拥有各自的高光时刻,恩琪并不是一位职业选手,甚至从来没有登上过类似的舞台。时至今日,她认为自己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电竞爱好者。

但她同样在这个行业中,走了整整十年。

2009年,纵横女队拿下WCG中国赛区冠军;同年,恩琪创立"血薇女竞(以下简称血薇)"公会。

血薇的起点也是从CF开始的,这个诞生已经超过10年的电竞项目,曾经是无数女子电竞爱好者的心理寄托,也曾经承载了恩琪的年华。

恩琪自认为并非拥有职业选手的天赋,创立血薇的初衷也不是因为有多远大的雄心壮志,仅仅是因为希望能和更多的女性朋友一起,感受电竞的氛围而已。"更喜欢大家为一件事共同努力的状态,证明女生打电竞不会比男的差。"

在电竞的语境中,"为一件事共同努力",自然就是指比赛了。自血薇创立初期开始,恩琪就开始带领当时还为数不多的女性好友,东征西战,参加一切目所能及的比赛:从网吧赛到城市赛,从女子赛到不限性别赛,从线上到线下……"有一次拿到了百城联赛周赛冠军,我们击败了一支男子选手队。看他们不好意思的表情,感觉很有趣。"

随着影响力的逐渐扩大,血薇最终也从三五个人的迷你战队,扩展成为了人数过百、遍布全国的公会型战队。项目方面,也从单纯的CF,扩展到了囊括如今炙手可热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移动电竞项目。

电竞历经十年沉浮,建立一支战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难得的是时间长度跨越十年。恩琪和她的血薇就在十年间不可思议地长存下来——更难得的是,这还是一支纯女子战队。

"十年来,看到过很多女子战队成立,职业的业余的,现在基本都看不到了。"恩琪经常和人开玩笑说,就时长而言,血薇可能已经是"宇宙第一女子战队"了。

随着团队规模的扩大,越来越多的参赛邀请也主动找到了恩琪。虽然绝大多数纯属于娱乐性质,但恩琪和她的队友们却仍然乐在其中。

随着电竞的影响力节节高升,她不是没有过"上一个台阶"的想法——把血薇朝着职业化的方向转型,但期间出现过许多细节,让她的计划始终无法落到实处。

归根结底,仍然是大环境问题。曾经有一支女子半职业性质的队伍,向恩琪"租借"几位血薇的选手,出去打比赛。她兴致勃勃地推荐了一些"王牌"选手,结果对方支支吾吾地表示,"有没有大长腿?有没有大波浪?"

与她的偶像谢言一样,恩琪从不觉得近两年盛行的"女团电竞",与真正的电竞能够挂上钩,这让她感到无奈。"我们队的氛围虽然休闲为主,但真的有不少我认为实力够打职业的姑娘,只是缺少机会。"

恩琪特别提到了血薇的《王者荣耀》选手尧尧。

与刘煜、沫子、谢言等前辈们不同,尧尧的电竞生涯是从近两年才开始的。身为一名大学生的她,相比血薇中许多上班族队员,确实拥有更多的精力奋战在电竞舞台上。

与恩琪一样,尧尧执着电竞的开端,也是从"不服气"开始的。面对游戏中、有男生得知她女生身份后的嘲讽,尧尧会发狠般地以技术碾压的姿态,将对方彻底击败才罢手。"我对于电竞里赢的标准,从来不是局限于女生里,而是要打败男子战队。"

前几年跟随着移动电竞态势的高歌猛进,她也曾经辗转于几家俱乐部之间。以尧尧当时的技战术理解,通过试训并不是什么难事,真正的难点在于进入之后——过往女子电竞发展中的困境,也在她的经历中一一浮现。

糟糕的管理,敏感的情绪,稀少的关注,以及遥不可及的适合女性的职业联赛……

尧尧也想咬牙拼杀过,不过最后还是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是个骨子里很要强的人,但不可能要求所有女生都和我一样。"

最近,她还是决定暂时放弃职业电竞的想法了。对如今的尧尧来说,与其像参加女团性质的"电竞走秀",不如把自己对《王者荣耀》的热情留在生活之余。

"血薇的很多队员,不是打不了电竞,而是她们有更好的生活。"尧尧最后的选择,对于恩琪来说并不陌生,她的血薇队友中有律师、老师、警察,还有妻子和母亲,而到了游戏中却可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那一次,血薇在拿到周赛冠军后,获得了参加月赛的机会,不过因为比赛时间与不少队员的工作时间冲突,她们只能遗憾放弃。

"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为什么非要选择职业电竞呢?"

等待

运营血薇女竞,看着人员来来去去,已经成为恩琪生命中的一部分。2019年十周年之际,恩琪特意挑选了一家纹身店,将"血薇女竞"的名字纹在了自己身上。

尽管女子电竞的大环境不容乐观,对于这支倾注了半生的战队,她仍然抱有远景的期望。"希望将来真的能有很好的舞台,有一天能看到我们的队员站在上面。”

时隔十年之后,再次站在赛场上的谢言,还是感受到些许控制不住的激动。那场比赛中,她不再是十年前大杀四方的狙击手,而是成为了一名战略指挥官,引导整个队伍左冲右突。尽管最后没有取得当年那般锋芒毕露的战绩,但她还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愉悦。

对于女子电竞的未来,谢言并没有具体的期望,就像她的价值观那样,顺其自然。

她长年在电竞圈中工作,见过太多曾经热血的女子选手,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艰难挣扎,一腔激情被慢慢消磨殆尽。她说,女子电竞最需要的是正规化的职业联赛,但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是个生态,是个系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

刘煜的陪练工作,进展越来越顺利了。因为她的技术及服务态度兼备,指明找她的客户越来越多,而她也更有意识地挑选白天时段的订单,以便让个人生活更有规律。

尽管从未有意识地向他灌输关于电竞的理论,但她也认真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儿子想要了解电竞的一切,甚至从事这个行业,刘煜会将自己过往了解的一切和盘托出。

有关她的电竞生涯,她的热血沸腾,她的喜怒哀乐。“然后让他自己决定要不要走这条路,因为他和我不一样,是个男生。”

沫子如今的老板,是大名鼎鼎的演艺圈明星陈赫——同时也是电竞圈知名的狂热玩家。据说在了解沫子本人以前,陈赫曾经怀疑她是不是开挂了。“这么漂亮的女孩,有这么强?”

随后,只用了一局游戏的时间,身为天霸战队老板的陈赫就被彻底打服,而沫子也得以顺利进入天霸旗下。

虽然名义上她是战队队员,但事实上沫子的身份是公司入驻企鹅直播(58006)的艺人,不再是一名选手了。

有一次,天霸男子战队内部训练赛时,突然发现缺少人手,临时找来沫子披挂上阵——就像十年前那样,她是场上一群咄咄逼人的选手中,唯一的女性。在那场比赛中,她拿下了所在队伍中唯一的一次击杀。

至今,沫子还会收到不少有志于电竞的女性粉丝咨询,“现在想打电竞,沫子姐姐能给点建议吗?”

每次看到类似的问题,沫子通常都会长叹一口气,然后果断回复:

“不要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末代女竞

本资讯由知识牛为您展示提供,阅读费神,为您献上几则短文望见笑。

  • 话一
  • 话二
  • 话三
  • 话四
  • 无论别人发个什么东西,m那些评论都会离不开“老王”“绿帽子”的人,我觉你是不是该去和你爸妈的隔壁老王做个亲子鉴定呢,以后你儿子也记得带去做一下,不谢!

  • 一小贼被抓正在被一群人围殴,警察赶到了。带他上车时问道:“你死死地抓个玩具干嘛?”小贼答道:“贼不走空,这是我的原则。”

  • 和女朋友約會,前面有個和女友很像的,上去照屁股就是一巴掌,結婚人家姑娘轉頭就是一巴掌。這時有人拍我肩膀,一轉頭女友又給我一巴掌。。。

  • 女:女人都一样,宁愿坐在宝马车里面哭泣,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微笑… “这就是你个疯婆子偷上我宝马车的理由?”

    腾讯Q3游戏业绩点评:游戏海外收入逼近30亿
    腾讯Q3游戏业绩点评:游戏海外收入逼近30亿

    文|竞核 腾讯向外界正式提交了“930 变革”一周年后的首份成绩单。 刚才,腾讯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期内营收为972亿元,环比增长9%,同比增长21%;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244....

    FPX夺冠,LOL涅槃
    FPX夺冠,LOL涅槃

    FPX发出的总决赛海报:我来,我见,我征服 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作者为江宇琦、张锐。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2017年常规赛MVP、2018年常...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再参与评论
马上登录

互联网新闻分享,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