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专注互联网新闻干货分享

ikun、批小酱和狗粉丝之间的蔡徐坤之争

文|吴怼怼

满打满算,蔡徐坤出道已经一年了。在这一年里,蔡徐坤的粉丝ikun们刚过谨斯里,怼过潘长江,喷过李宇琪,还曾要踏平直男社区虎扑,现在又扬言爆破B站。

但是,战斗粉的进击之路并非坦途,ikun们攻破B站之计,被批小酱搅局,遭狗粉丝调戏。

一出错综复杂的社交平台舆论发酵大戏在ikun、批小酱与狗粉丝之间诞生,呈现出比八点档狗血剧还要纠缠的剧情。

ikun、批小酱与狗粉丝之间的爱恨情仇,围绕蔡徐坤而展开。而蔡徐坤所代表的内容,早已超过了这个人本身。这是一场符号的消解。

任何一个混乱的开始,往前追溯都能找到伏笔

狗粉丝,其实是一个多圈层重叠的群体,本体是孙笑川在斗鱼6324直播时的极端观众。在发展过程中,既吸收了李毅吧遗民,也收留了B站出走老宅,最终形成了一个抽象意志集合体。

狗粉丝以取笑、顶着孙笑川名头惹事为乐,常常以搅乱评论区为目的,在社交平台上惹出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骂战。

早前,狗粉丝就将「蔡徐坤被黑粉激光笔照射眼睛」的锅扣在孙笑川头上,使得大批不明真相的ikun攻占孙笑川微博,而狗粉丝则披着ikun马甲,潜入蔡徐坤粉丝群继续带节奏。

狗粉丝还曾伪装成孙笑川在ins上约架陈冠希,遭到陈冠希本人耿直应战。当陈开着直播到达约定地点后,狗粉丝则放了陈冠希鸽子。而前一段时间ikun与潘长江之间的争执也多是狗粉丝引起的闹剧。在潘长江事件中,狗粉丝反串ikun口嗨潘长江,引起两拨人骂战,最终闹得老艺术家下场争辩,流量明星亲自控评。

至于批小酱(PXJ),是指近两年涌入B站且执着于批评UP主视频内容的相对低龄用户,这群人对二次元文化无底线拥护,甚至是一些穿插软色情的动漫内容也会被冠以「有爱」。 

狗粉丝常常搬运来自快手、抖音的小视频,并将之打上二次元标签,以此来惹怒批小酱,而批小酱们也时长涌入此类视频的评论区批评、举报乃至开火。批小酱们充满优越感的态度让狗粉丝感到不爽,因此,批小酱们常常和自诩为「B站老宅」的狗粉丝发生争执,也常被狗粉丝嘲讽是在励志「守护二刺螈」。

由此,批小酱和狗粉丝对立已久,前者常常想将狗粉丝赶出B站,以此来守护B站和平,而早前B站官方曾封禁一批狗粉丝,则更加剧了两者对立。

实际上,某些由B站老宅演化而来的狗粉丝们无时无刻不希望B站倒闭。这部分狗粉丝们认为「B站凉了更好,这样二次元就清净了」,而此次B站上流传的某些较为极端的蔡徐坤鬼畜视频,很难说没有狗粉丝带的节奏。

在无人修理的情况下,有一扇破窗的房子,将慢慢失去所有窗户

狗粉丝与批小酱的前世情缘大致如此,而批小酱和ikun的今生故事正在上演。

随着蔡徐坤粉丝团官微宣布退出B站,导致大批ikun恶意情绪满涨,扬言要爆破B站。

来自知乎匿名用户

来自知乎匿名用户

而B站的回应是,推荐阅读人民网《看舆论监督中“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问题》,(该文曾评论「公众人物在自己的角色利益中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报偿,并且他们的地位和权利使之具有比一般公民更强的抗御名誉侵害的能力」),并且,传出消息说,B站关闭了0到1级小号的审核通道,因此,新注册的小号无法发出弹幕。基于此,传出了ikun要高价购买B站4级以上账号的消息。

当然了,面对ikun的战书,批小酱们毫不示弱,不仅枕戈待旦还点满嘲讽技能,在闲鱼、淘宝乃至微博发布转卖账号信息,甚至联合狗粉丝发挥B站鬼畜实力,把蔡徐坤、其团队以及粉丝虐了个通透。

自收到律师函以来,B站关于蔡徐坤的鬼畜视频不减反增,还引得路人也加入其中大行吃瓜甩皮之能事。B站、微博、知乎以及朋友圈各个舆论场都在加速发酵蔡徐坤状告B站事件,大众对蔡徐坤的调侃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先是沙雕网友挑错律师事务所发布的律师函,再是被嘲讽这场战事中,律师函发错了地方,代理B站负责视频的是上海幻电,而律师函警告的则是代理游戏的上海宽娱。

即便B站是通过宽娱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但是网友们选择性忽视,对于造梗的渴望超过了对真实的追求。

接着又有论调称,自蔡徐坤粉丝团官微宣布退出B站以来,B站久跌不涨的股票上涨了5%。

如此看来,蔡徐坤工作室的行为就像是蓄满力气拉开一张满弓,脑海预想好将目标射个对穿,可弓弦猝不及防地绷断了,引得吃瓜群众一阵哄笑。

实际上,流量明星在社交平台上如同是摊开的纸,粉丝、喷子乃至是路人都能上去画上几笔。

这句话并不是说,作为流量明星就要遭受大众无限制的调侃,而是说,流量明星本身就是公众人物,他是一张纸,但不是白纸,是印着经纪团队和品牌信息的广告纸。

当团队选择将这张纸递到人们手中时,人们也有权利对他所表达的信息作出适当反馈。而受众在面对不同的内容时,反馈有强有弱,就蔡徐坤当选NBA新春大使所引发的用户反噬来说,不过是一场效果怪异的营销案例。 

当然,蔡徐坤发函是其自诉权利,但是不止B站有鬼畜视频,微博也有,而且数量不菲,蔡徐坤工作室为什么不一视同仁?

所谓正义,以数量为基石,以有趣为借口

起底遭受恶搞的明星,蔡徐坤并不是个例,在B站,锦鲤杨超越、真香王境泽、宽面吴亦凡都曾遭受过鬼畜恶搞。显然,在蔡徐坤团队的助力下,恶搞蔡徐坤的造梗范围扩大,大众对一个新生代偶像的消解意义更强。而狗粉丝在其中浇油,虎扑直男在旁边添柴使得这把火烧得更旺了,这场diss更像是十年前李毅吧对李宇春粉丝的无差别攻击。

早年李宇春因走中性风遭受大批网民攻击,李宇春贴吧甚至还被帝吧爆吧,当年的球迷对女性明星走中性风难以接受,而如今部分球迷及电竞粉丝也对十分精致的男性明星不能容忍。从这一点来说,如今蔡徐坤所面临的狗粉丝群体与当年爆李宇春吧的毅丝群体在某程度上是一脉相承。

而粉圈由来已久的应援文化PK以「消解偶像」为乐的抽象文化,实则是难分伯仲。前者热情又积极,被扑灭后能凭借「黑发福利」继续发电,而后者则奉行「娱乐至死」,猥笑着躲在键盘后煽风点火,披上马甲、龟甲反串各种角色。

至于低龄化的批小酱则更加直接,竖起次元壁,对一切实施物理反弹,可云式的「我不听我不听」杜绝沟通可能。

而到目前为止,这场闹剧已然向着更娱乐化、造梗化的局势走去,随着各种梗的传播,越来愈多路人加入其中,ikun、狗粉丝、路人、批小酱已经开始互相diss对方是「乌合之众」,攻击上升到学术范畴。

实际上,除了《乌合之众》,《狂热分子》与《群氓之族》也都可以是他们不错的理论依据。 

而就《乌合之众》而言,其对群体与个人关系的描述足以概括这场混乱:“孤立的个人很清楚,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毁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但是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令他生出杀人劫掠的念头,并且会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出乎预料的障碍会被狂暴地摧毁。”

随着各种梗的进一步传播,跟风黑的现象也进一步扩散,狗粉丝隐匿其中,时而抛出几个吸引眼球又突破下线的内容,而路人看到后,虽然不明所以,但屈从于群体力量,自发加入其中,成为摧毁宫殿的一员。

而同时,古斯塔夫也说道:“群体对自己看到的事件进行歪曲的方式,好像各不相同,因为组成群体的个人有着非常不同的倾向。但是情况并非如此。作为相互传染的结果,事件受到的歪曲在群体的所有人中间总是表现出同样的状态。”

从这个层面来看,无论是哪种粉丝、哪种个人,只要聚集在一起,最终都呈现出群体特征,那么,人人都是批小酱,人人都是狗粉丝,甚至,批小酱也能成为狗粉丝。

所以,就连路人都不是追随事件游走的散点,也成为追求「有趣」试图「造梗」的集合体。

最后的情况可能是,ikun披上金甲战衣,批小酱竖起次元壁,狗粉丝遁地游走两方战场,而路人,前排饮料小板凳,继续吃瓜又甩「皮」。

至此,粉圈、二次元与抽象派群体顺利会师,路人以上帝视角鼓掌撒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ikun、批小酱和狗粉丝之间的蔡徐坤之争

本资讯由知识牛为您展示提供,阅读费神,为您献上几则短文望见笑。

  • 话一
  • 话二
  • 话三
  • 话四
  • 2b朋友学开车,上坡不知他怎么搞的车子熄火,正倒退时教练急忙喊道:用脚刹!然后他打开车门伸出一只脚来。

  • 对于那些在游戏里说:怎么样?不爽来咬我啊。我只想说:对不起。我不吃狗肉!

  • 大师,我每天不用工作,开着兰博基尼住着别墅,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快乐呢!大师拿了一根香火点燃了,我的衣服,当火烧到我的皮肤时我急忙吹灭,大师你的意思是钱就像衣服一样乃是身外之物要懂得取舍才会快乐吗?不,我是说你不吹会死啊!

  • 今天做数学题。十个人排队,甲不能站中间,不能站两端,还得和乙挨着,还得和丙隔两个人,还得站丁后面。经过激烈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让甲滚~

    蔡徐坤不过是两代人的情绪出口
    蔡徐坤不过是两代人的情绪出口

    文|吴俊宇 一 蔡徐坤被周杰伦的粉丝群殴之时,我是抱有一丝窃喜之情的。 毕竟对蔡徐坤没有太多好感。哪怕在此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的练习生,我不知道他唱过什么歌。 我只...

    蹭周杰伦的热度,剥“流量明星”的画皮
    蹭周杰伦的热度,剥“流量明星”的画皮

    牛媒体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ID:TMTphantom),作者: 怪盗团团长裴培,牛媒体经授权发布。 其实,我想写这篇文章,已经很久了。但是,我比较怂,而且比较懒。...

    鞋圈没有李佳琦
    鞋圈没有李佳琦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为少年于谦,牛媒体经授权发布。 去年12月底,匹克推出了一款名为“态极”的运动跑鞋,一经发售便迅速脱销。后续...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再参与评论
马上登录

互联网新闻分享,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