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专注互联网新闻干货分享

明星批量演戏剧,图什么?

作者|Cici,编辑|吴怼怼

这两年影视行业不好过。

除了税务之外,各种带有「限制」字眼的监管条款接踵而至。投资方们谨慎投入甚至撤资,明星们的机会大不如以前,虽不至于无戏可拍,但选择少了很多。

与此同时,看似单纯的戏剧领域被一些明星演员们看中,成为一片新的「红海」。 

但这并不是真·红海,2018年北京全年营利性演出票房为17.76亿元,包括戏剧、演唱会、音乐会、杂技马术等,其中戏剧类票房超过6亿,这个数字还不足一部电影的票房零头。

但对于明星来说,选择走上戏剧舞台完全是个赔钱赚吆喝的事。

戏剧演员们的单场演出费用以千元计算,主演通常为2000左右,音乐剧虽然比话剧要高一些,但也高不了太多。若单场演出收入过万,确实能成为戏剧圈新闻。

戏剧制作成本虽然不高,可花钱的地方不少,动辄数万的场租是大头,舞美灯光道具是少不了的固定成本,因而相对影视剧,演员酬劳反而不占大头。反观收益,剧场座位和演出场次都有限,票房收入几乎就是全部。

就算明星加入,他们也不会得到所谓与身价匹配的酬劳。毕竟10部戏剧的制作成本可能也抵不过他们随便出席一场商业活动,赚吆喝的目的非常单纯。

在一些媒体和粉丝的鼓吹下,走上戏剧舞台成为所谓证明演技的最好方式。排练一个月、拿低酬劳,然后献上一场「背好多台词、中间没有卡」的表演——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话说回来,做不得假的舞台的确成为照妖镜,明星下了多少功夫一望便知,毕竟戏剧圈不可能发生嘴上不停说「12345」再后期配音。

 01 

老戏骨重回舞台、流量渴望转型、小生希望磨练、「文艺」女神进一步坐实人设……明星们出演戏剧的理由各有不同,走上舞台,势必要经受检验。

其实有很多明星本身是戏剧演员出身,只是成就他们的永远不是舞台,而是荧幕。

1986年,赖声川导演的《暗恋桃花源》在台湾公演引起轰动,演员金士杰在其中饰演男主角江滨柳,「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我」成为中国戏剧史上的经典台词。

1992年,金士杰与女神林青霞联袂出演了《暗恋桃花源》的电影版,可直到他转战大陆,从13年起接连出演《绣春刀》《师父》《一代宗师》等电影,才作为配角为人所知。

往近了看,从2012年起,金士杰与搭档卜学亮的双人戏《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巡演不断,2013年金士杰开始固定饰演赖声川话剧《如梦之梦》中的伯爵,2018年他的导演作品《演员实验教室》受邀成为乌镇戏剧节特邀剧目——金士杰一直没离开过舞台。

因为《都挺好》上了多次热搜、拿下白玉兰最佳男配角的郭京飞,交出《绣春刀》《长安十二时辰》等多部作品的雷佳音,都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简称上话)的演员。

郭京飞2004年进入上话,雷佳音2006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话。两人在与李光洁组成「TF老Boys」组合之前,不仅是校友、同事,还在2007年搭档演过话剧《武林外传》,郭京飞演主角莫小宝,雷佳音是配角莫守信。有趣的是,郭京飞先一步进入影视圈,莫小宝这个角色就由雷佳音接棒,但没过多久,雷佳音也去影视圈闯荡了。

像金士杰这样一直没有舍弃戏剧老本行的演员,以及像郭京飞、雷佳音这样专攻荧幕、尚未回归的演员——都不算这一轮明星跳入戏剧浪潮的典型。

 02 

我们想重点讨论的是挑战与回归。

过去几年,一些戏剧作品完成度很高,明星表演可圈可点,这类作品既让粉丝满意,也能让原本的戏剧观众满意,明星们既能得到锻炼,也能收获赞扬。

不过,在明星选择舞台成为新的「政治正确」的潮流下,诞生一部好作品却越来越难。这其中有明星本身能力不足的问题,但最近愈发显示出戏剧行业的蓄力不足。

赖声川编剧、导演作品,2002年首演于香港的《如梦之梦》是好作品的典型代表。在2013年稳定开始巡演的这些年,所到之处一票难求。

总计8小时的《如梦之梦》分为上下本,观看全场需要单独购票。胡歌的戏份集中在上半本,许晴、金士杰、谭卓的戏份集中在下半本。这部被称为 「史诗」的作品,李宇春、马思纯也都曾参演。

从故事结构来说,这是一场由果到因的追溯。29位演员饰演300多个角色,既有一人分饰多角,也有一角由多人饰演,交错的时间和空间格外吸引人。但最特别的还是环形舞台,莲花池观众可以近距离观看表演,演员就在身边走过。这是《如梦之梦》最与众不同的体验。

客观来说,胡歌的表演中规中矩,但金士杰、许晴和谭卓都堪称惊艳。很多人是冲着莲花池买的票,黄牛票常常翻倍。从戏剧的角度来说,售价达到千元完全值得,第一是作品质量对得起票价,其次是明星们表演足够精彩。

单看戏剧文本就能够打到80分以上的作品,明星只要自己不拖后腿,基本都算是加分。

与之类似的,称得上好的还有张若昀参演的林兆华导演复排作品《三姐妹·等待戈多》,王学兵主演的《酗酒者莫非》。只是这两部作品过于「核心向」,偏艺术而非大众娱乐,戏剧界内口碑不错,到外面真还没什么水花,粉丝们都看不太懂,还怎么吹呢?

也有小剧场作品表现不错。专业戏剧制作、出品方椎·剧场带来的《抄写员巴特比》由王传君主演,另一部《爸爸的床》请到了王学圻。

两部戏票房收益都不错,前者讨论在当代社会说「不」,后者探讨一个父亲丧偶后很快再娶,由此跟女儿产生的矛盾纠葛。在当下大众对戏剧还停留在找乐子、看故事的阶段,这两个戏又很小众。

像《断金》这样真·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不多。邹静之,就是写《铁齿铜牙纪晓岚》的那位著名编剧,专门为「铁三角」写了这部作品。邹静之老师不是跨行硬拗,他在戏剧文本的创作上也是行家。多年前的一部《我爱桃花》,至今还是经典,高校学生们很喜欢排演。

2018年春节前,巡演了几个月的《断金》终于来到上海。张国立、张铁林、王刚三位明星演员齐聚舞台,很明显能感觉到,买高价票上千元的群体并不是通常意义下的戏剧观众,而是这三位的粉丝。

剧情并不复杂:清末民初,三兄弟结拜成兄弟做了生意。眼看生意兴隆,三人也有各自的想法。富小莲(张国立 饰)代写书信、乐于清贫;魏青山(王刚 饰)精于算计、追逐名利;贵宝(张铁林 饰)性情中人,喜欢唱戏。

舞台上看过去就是纪晓岚、和珅和乾隆,三个人物形象几乎完全一一对应,甚至还考虑到了现实生活中张铁林的著名票友身份。

《断金》文本扎实、人物立体、文风幽默、地域特色明显。单说台词都值得品味,能看出邹静之多年打磨的成果。若要说不好,那就是《断金》太实、填得太满当,就怕观众看不懂,但也特别适合没看过戏剧、就冲着三位来的粉丝们。

然而,一个懂戏剧的影视圈金牌编剧+三个老戏骨,剧本经多年打磨、量身定制,演员们实打实地花时间排练——这样配置的戏剧作品多少年才能出一个?

 03 

再说回《如梦之梦》,这也并不是一直都处于巅峰水准的戏。

2018年,金士杰在北京、上海、重庆三站中只演了最后一站。伯爵这个重要角色,北京站由新加入的翟天临饰演,上海站伯爵由剧组原本的一位演员闫楠饰演,而他空出来的王德宝A由孙坚饰演。

孙坚这位演员出道挺早,微博粉丝也有2000万,不过被热议最多的还是他的粉丝在演出时偷拍视频上传。后来他本人发微博替粉丝道歉,倡导大家一起遵守剧场规则。翟天临的名气比孙坚大了不少,尽管现在因为学术造假已经凉凉,但那时候满天飞的通稿都写他矜矜业业花了5天时间背台词和排练,「观众没看到一丝纰漏」。

通常来说,一部首演戏剧的排练时间大概在1个月左右,朝十晚六,但在上台前,没有任何演员会认为自己完全准备好了,反而觉得「时间永远不够」。《如梦之梦》下半场时长3个多小时,演员不只需要表演,还需要记住繁杂的动线走位。用5天时间准备,真的不是「高级黑」?

至于一些不太行的作品,比如陈妍希、董璇主演的《大话西游》根本没必要探讨,超过70%的四星五星好评看似是很高分,但一眼就被豆瓣反水军算法识破——最终得分只有5.5。

有一种跨界让人害怕。

田壮壮首次担任导演、赵薇首次主演的话剧《求证》一经官宣便赚足了噱头。电影导演会带来新的灵感和思潮吗?可开演之后却发现,这位电影导演不懂舞台规律,赵薇的台词功底也暴露无遗。

《新京报》刊登的一则评论文章认为,赵薇没有理解角色,将天才演成神经质,而田壮壮也没有很好地调教演员,放任他们自流,场景转换之际赋予舞台转瞬即逝的电影感值得称赞,但田壮壮并没有很好利用,反而让舞美成为束缚。

但戏剧出现更大的困境是,国内很难拿出好的原创作品,哪怕是给明星。

前文提及的椎·剧场一向以高品质著称,可他们的最新作品《默默》却遭遇滑铁卢。《默默》改编自德国童话,演员万茜担任主演。万茜此番是回归,在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她坦诚当年演话剧太穷,于是跑路到了影视圈。

4月底,《默默》在上海美琪大戏院开演,剧场大厅全都是万茜的粉丝送的花篮,一起走了戛纳红毯的学弟胡歌也送了花。

很遗憾,整部作品非常低幼,故事零散且没有重点。主创所言对时间的探讨、每个人对不同生活方式的选择,均未得到很好的体现。万茜的表演没什么问题,锅在于剧本和导演。

最新消息是《默默》在北京的演出加入演员葛优。葛大爷能力挽狂澜吗?票房保证没什么问题,但按照原有的剧本和导演手法再排一遍,不会有什么实质性改变。

今年6月,赖声川导演、倪妮主演的话剧《幺幺洞捌》在上海首演。故事跟抗战有关,加上了穿越的设定,倪妮一人饰演两角:畅销书作者舒彤、卧底安娜。在音乐的巧妙连接下,舒彤穿越回1943年,与做地下工作的雕塑家白石相恋。

对比万茜,倪妮的「优势」在于,出道便以文艺著称,粉丝玩豆瓣,也是话剧的潜在观众。比起《默默》4.8分的惨淡,《幺幺洞捌》在粉丝努力下达到7.9分,评分用户多是真实的豆瓣活跃用户。

戏剧从业者观后都在称赞倪妮的美,因为实在没什么可夸的。粉丝除了夸倪妮美之外,还夸她炫了日语和南京话。

卧底安娜的技能是一字不拉复述对话,却没有分析判别能力。除此之外,舒彤与白石莫名其妙地相爱、舒彤现代社会的助理变身小三、结尾前正反派之间的枪击……完全没有逻辑。

不合格的剧作、中规中矩的导演手法,倪妮不出意外地成为最大看点。

两部作品不足以代表整个业界,但却透出了一些危机。当明星们已然选择非常专业并且知名的制作方,都不能保证拿出100%高质量、对得起观众的作品,那么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都说影视圈没有好剧本,放在国内戏剧的语境下也是一样的,尤其是缺乏原创。在明星加盟之后,这个问题一下被放大,粉丝们彩虹屁吹上天也不能掩盖作品本身不够好的事实。

明星们愿意演戏剧是件好事,无论对自身的提升还是为戏剧吸引的关注都值得肯定。可当他们发现自己愿意空出一个月档期,却看不到一个好的本子时,戏剧还有什么可图的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星批量演戏剧,图什么?

本资讯由知识牛为您展示提供,阅读费神,为您献上几则短文望见笑。

  • 话一
  • 话二
  • 话三
  • 话四
  • 有位大学生正在网上预选下学期的课,可是他输入学号后发现,这次选课系统和以往不一样。 系统提示他:退学请按5,休学请按6,复学请按7。 他觉得很好奇,便试着按了5。系统用语音回答道:“退学成功。” 脸色大变,突然想起来,刚才系统提示说复学可以按7。于是他按下了7。 只听到系统语气坚定地回答:“对不起,非本校学生不得使用本系统!”

  • 话说“张曹隔江会谈”破裂后,他们次日又再度隔江对话由於前一日,曹操够生气了,改派他女儿上场;曹操女儿高举双手,合成中空叁角形,张飞右手握拳高举;曹操女儿比了叁,张飞比了五;曹操女儿伸出两个手掌比十,张飞高举右手掌甩了甩;各自回营後曹操问女儿:“如何?”曹操女儿:“我说我们叁国鼎立好不好?他说他要一国独霸;我说我们现在有叁十万大军,他说他们有五十万,我说我们还可以再来一百万,他说他不怕我们。”曹操再度气倒。张飞回营後诸葛亮:“如何?”张飞:“哦!他妈的曹操!色鬼一个!没想到女儿更色!她说她的这麽大啦!(双手合成中空叁角)我说我的这麽粗!她说她最少要高潮叁次!我说我可以发射五次!她说她一次要玩十个男人啦!我说我输她了啦!”

  • 女:你说,你干嘛偷看我日记!!!男:我怎么偷看你日记了!女:麻痹,不承认??!老娘昨晚看见你日记里写着你偷看我日记了

  • 刚坐公车回来,车在等红灯时窗外传来喘着粗气的歌声,歌手每隔一会还会大喊声『谢谢』。车里有人打趣说:这货真把自己当谭咏麟啦…大家哄笑。车往前走些,我们才看清,是位残疾歌手在用独腿边跳边唱,有人往募捐箱里放钱他就停下,喊声谢谢。车里再没人讲话。生活不易,在我们弄清真相前,请不要随意评定。

    Disney+ 上线:用四年时间再造一个“Netflix”?
    Disney+ 上线:用四年时间再造一个“Netflix”?

    文|娱乐独角兽,作者|Mia 他来了,他要带着整个迪士尼的整个电影库来了。 11月12日,迪士尼旗下流媒体服务平台Disney+正式在美国、加拿大、荷兰三个国家上线苹果、安卓等主流应用商店。除...

    竖屏剧卒于2019?
    竖屏剧卒于2019?

    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作者:何润萱,牛媒体经授权发布。 作为长视频用来防御短视频的战略产品之一,竖屏剧在今年似乎成为了一个“悖论”:往后一步,...

    欢喜传媒的如意算盘会继续得逞吗?
    欢喜传媒的如意算盘会继续得逞吗?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麻辣娱投,作者|24号 电影《囧妈》被24亿元保底,这几天已经刷遍了影视圈,这是继《疯狂的外星人》之后,欢喜传媒出品的电影又一部被天价保底的...

    中年演员到底有多焦虑?
    中年演员到底有多焦虑?

    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张超,编辑:罗丽娟,牛媒体经授权发布。 演员这个曾经光鲜亮丽的职业,如今却裹挟着满满的焦虑和危机。 不久前播出的导演选角真...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再参与评论
马上登录

互联网新闻分享,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