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专注互联网新闻干货分享

SNH48总决选:粉丝“氪金”指数减41.63%,吸金游戏还能狂奔多久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Mia

这是一场各家粉丝之间真金白银的战争。但今年“氪金”的热情明显不如去年浓烈。

7月7日晚,“新的旅程”SNH48 GROUP第六届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中报结果公布,来自SNH48 TEAM HII的李艺彤以489706.5票斩获第一,SNH48 TEAM SII的吴哲晗以367612票获得第二,SNH48 TEAM SII的张语格以336307票摘得第三,4到7名分别是SNH48 莫寒、BEJ48 段艺璇、SNH48 宋昕冉、 SNH 48孔肖吟。

根据丝芭传媒官方规定,可通过购买指定总选单EP《那年夏天的梦》获取具10次投票权的投票券,或购买售价1680元的总选应援盘,包括480次投票权,约合3.5元/票,折算下来李艺彤的“卡推”已砸下了171万以上。去年,他们为李艺彤登顶砸下超过一千多万。“今年或许将成为一次相对耗资不高的连霸。”

尽管今年中报票数已打破去年总决选记录,看起来盛况空前:但这是建立在“单价下跌、薄利多销”基础上的,去年1680元的应援盘包括48次投票权,合每票35元(而今年约3.5元/票),最终集资总额过亿。几大TOP成员的缺席令一部分粉丝降低了关注意愿。据饭圈博主统计,今年中报收入相比同比去年同期下降41.63%。

TOP成员粉丝缺席,吸金游戏乏力?

“我竟然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落幕。”一位做了多年偶像粉的宅男写道。

“从5月到8月,一直在不停地集资,集资,去年甚至从1月就开始集资了,一直到8月。”一位粉丝说。

从目前名次来看,由于一期生即将面临毕业,今年或将成为她们人生当中的最后一次总选,因此偶像本人和粉丝都为了这场最终战役完美谢幕而拼命,TOP16中也出现了较多一期生的名字,如位列“神七”的吴哲晗、张语格、莫寒、孔肖吟。

另外分团亦有所突破。TOP48名单中,SNH48入围28人,分团BEJ48、GNZ48分别入围10人。人称“北京分团鞠婧祎”、BEJ48的段艺璇位列第五,成为中报分团第一。

由于“李艺彤连霸”已悬念不大,哪些新生代成员能够扛过前辈的旗帜,成为TOP,也是这次总选令人瞩目的关注点之一。此前张丹三因恋爱等“偶像失格”行为遭受处罚,令外界担忧后续乏人、青黄不接。中报位列第九名的九期生周诗雨,位列第14位的五期生费沁源,均呈现出了新生代爆发的潜力。

此次在饭圈引起最大轰动的,莫过于黄婷婷、陆婷、赵粤、冯薪朵等TOP成员未进入中报TOP48名单。毕竟,黄婷婷和冯薪朵、陆婷位列去年总选的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近日#李艺彤中报第一#和#中报没有黄婷婷#同时登上微博热搜,前者阅读量破3亿,后者阅读量破破2.3亿。

对此,黄婷婷粉丝的统一口径是:“感谢关心,黄婷婷今年有参选,只是应援会不鼓励、不组织投票了,因为公司运营太糟糕了粉丝失望了。并不是只有总选投票织一条换取资源的路。我们会紧随其后在她需要我们的地方权力支持,这个游戏玩了5年也该到头了。

而这种不投票似乎也得到了偶像的暗示和默许。黄婷婷在去年的拉票视频中非常坚定地表示“我要第一”,而今年只说了一句“感谢大家为我投票”,陆婷发表了一共40秒的“史上最短拉票演讲”,登上微博热搜,被粉丝解读为“拒绝拉票、为粉丝减负”。在过去5年当中,相比公演、发行专辑,气氛浓厚的总决选投票是最大的粉丝经济来源,为丝芭带来了至少3亿收入。粉丝所有的怨念,以“不投票、不参选”完成的反抗,都指向了他们口中偶像“资源极少,和投入完全不成比例”的生存状态,他们认为,总选氪金不如直接买代言产品、支持其影视作品。

对偶像宅之外的圈外人士而言,要记住“塞纳河女团”上百个名字几乎不可能。年度最重要的总选也变得越来越像一场“粉圈自嗨”,路人对一姐、“微博段子手”人设出位的李艺彤的印象大多还停留在直播事件、团内宫斗、唱歌走调等事故,而对其作品缺少了解。获得总选、升入明星殿堂后的未来星途也显得并不十分明朗。第二届总选冠军赵嘉敏考上中戏后希望解约,起诉老东家丝芭传媒,二审被驳回,至今无法接戏。

成立丝芭影视后,手握旗下艺人经纪约、影视约、唱片约,捆绑艺人资源的丝芭,试图打通全产业链构建娱乐帝国的意图明显。目前看来作为SNH系偶像可抵达的最高点,是以“四千年美女”噱头出圈的鞠婧祎,参演剧集包括《芸汐传》《新白娘子传奇》《如意芳霏》,出演综艺包括《国风美少年》等,属于古偶剧类型中热度较高的小花。当前她在微博明星势力榜内地榜上排名为第66名,较之第30名的火箭少女孟美岐尚有差距。

今年1月,SNH48官方宣布将战略重组,解散五支队伍87人,成立IDOLS FT女团,主要通过口袋48等自有渠道与第三方互联网互动平台与粉丝互动,被外界视为“偶像降级当主播”,暴露出女团偶像在政策限制、偶像同质化、市场饱和的严峻大环境下,遭遇的发展困境。

所有的偶像经纪公司,基本都会遭遇粉丝对其运营能力的指责。此次丝芭传媒模式遭到质疑,总选还能狂奔几年?

后偶像时代:从中国第一女团到中国第一“大”女团

这场吸金游戏背后的主导者丝芭文化,于2017年完成了数亿元的C轮融资,此前估值50亿,站在国内偶像产业的顶端。而SNH48也曾经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团”,其“基于O2O构架、互联网思维、参与感精神的面对面养成系”模式为偶像养成带来了颇多启示。

提到SNH48,就不得不提到AKB48。由“偶像教父”秋元康于2005年缔造的AKB48创造了日本偶像行业的黄金时代,并在印尼雅加达、泰国曼谷、台湾台北、菲律宾马尼拉成立姐妹团,至今仍是影响整个亚洲最重要的文化名片之一。

作为中国姐妹团,SNH48初期借由AKB48的名气招揽到一批优秀素人,全盘复制了日本成熟的素人养成、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线下小剧场公演等模式,并作出了一定程度的改良:加入线上直播,摒弃了日本的外包营销,对艺人进行平台化整体运营等。2016年,SNH48与AKB48分道扬镳。人海战术下,上百长相、性格、才艺各异的偶像能够各自吸引到迥异的受众,参与养成过程更极大提高了粉丝忠诚度,这一模式也被复制到了北京、广州等地开设分团。依托女团的名气,丝芭还推出了D7少年团、N2M等男团。

2018年无疑是SNH48由盛转衰的重要节点。这一年,由腾讯视频、爱奇艺的《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偶像选秀节目,重新定义了偶像行业,SNH48成员全体缺席。相比业务能力短板、凭借亲和力取胜的日式偶像,韩式流水线养成的唱跳全能练习生更受市场青睐。另外,互联网头部平台的传播影响力和资源积累也不是传统经纪公司能够比拟的,氪金投票能立刻直接看到商业代言资源,一夜之间,火箭少女101成为了大众认知中的“中国第一女团”,而SNH48自嘲为“中国第一‘大’女团”。

多年来的“剧场本位”传统思维带来的受众窄、变现速度慢等缺陷,在网络选秀光速造星的对比衬托下暴露无遗。脱胎于日本偶像产业的SNH48,以上海星梦剧场作为偶像与粉丝亲密接触、互动的基地,粉丝通过购买CD获得握手券、签名券、合影券,以总决选作为变现、提升情感羁绊的关键,线上更多地是作为线下应援的渠道。剧场所能覆盖、影响的范围至多千人,而不可能像视频网站一样有上亿人的覆盖范围。

此外,整个行业环境也在急剧变化。麦锐娱乐、香蕉娱乐、中樱桃传媒等多家新兴公司创立,据《创造101》制作人邱越表示,节目筹备阶段,腾讯走访的女团就超过了400余家。加之2019年,受大环境制约,偶像节目未能再现去年热度,整个偶像行业陷入沉寂。

纵观整个SNH体系,孵化的成熟艺人唯有鞠婧祎一人,几大TOP一二期生毕业在即,公司营收更多依赖的是C端的粉丝氪金模式,当这一模式遭遇粉丝信任危机,降低成本、孵化艺人从而提高经纪收入或许会变得更加艰难——后偶像时代,SNH偶像体系已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刻。

转载请注明出处:SNH48总决选:粉丝“氪金”指数减41.63%,吸金游戏还能狂奔多久

本资讯由知识牛为您展示提供,阅读费神,为您献上几则短文望见笑。

  • 话一
  • 话二
  • 话三
  • 话四
  • 情人节的时候闺蜜男友提前预定了99朵玫瑰让人送到公司,可把我们羡慕的啊 然后晚上约她吃饭,结果他男友临时有事让她等一下 然后她抱着花就有人问多少一朵,她就说10块一朵 再然后等他男友忙完来接她的时候就只剩几朵了,当然还有满大口袋的零钱 当场就咆哮说:“我TM缺你几百块了么...”第二天把我们笑疯了

  • 邻家五岁儿子又偷玩卫生巾了,他姐姐看见说:‘’别玩,那是妈妈的尿不湿‘’。

  • 有个妹子打电话来推销保险的,声音诱人!我就说买三份。妹子说都给谁买?我登记一下。我说:“我一份,你一份,将来我们儿子一份!”妹子果断挂了电话。。。

  • 本人亲身经历,和女神用QQ聊天,本来想说“我要努力锻炼身体”拼音“woyaonuliduanlianshenti”却少打了‘shenti’’里的“T”字母,一句话让女神从此再没理过我…

分享到: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再参与评论
马上登录

互联网新闻分享,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